花漾搜索老旧版本

秦漫彤揉了揉眼睛,觉得眼前的一幕有点不现实,只是揉完眼睛后才发现,眼前这一切都是真的。

强大如她的亲哥哥,在面对张逸这个男人,瞬间就败下阵来。

“怎……怎么可能?”秦傲天捂着传来剧痛的腹部,因为剧痛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大小汗珠,一脸的不可置信。

“呵呵,也不咋样啊!”张逸甩了甩右手,很是不屑的摇摇头。

其他人虽然没有看清张逸出手,但是身为当事人的他,却是结结实实的感受到刚才那一拳的力道,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一记铁锤砸在身上,让他全身的力气仿佛消失了一般,暂时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厉害?

他以前在那支特种部队中,是顶尖的存在,可是却连男人的一拳都接不下!

秦傲天费力的站起身子,目光死死盯着一脸淡笑的张逸,沉声问道:“小子,到底是谁?”

“够了!要是再闹下去我就真的生气了!”就在这时,秦漫彤带着气疯的声音响起。

“漫彤,告诉,这个小子是从哪里弄来的?他的身手这么厉害,肯定不是一般人,如果是林浩宇派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秦傲天看向秦漫彤,质问道。

“我的事情不用管,管好自己就行了,既然已经输了,就马上给我离开这里!”秦漫彤朝他冷哼了几声,转身就要走进客厅里,脚步却一顿,回头看向秦傲天,冷声道:“不怕告诉,那天就是因为他,才没让我受到林浩宇的侵犯!”

秦傲天站在原地脸色一阵变换,他看得出来秦漫彤是真的生气了。

软萌妹子温婉清纯图片

尤其是听到她最后那句话,这个男人居然救了妹妹?

不过,能够拥有如此身手的年轻人,肯定是不简单!

秦傲天走到张逸的身边,低声说:“小子,不管是谁,若我发现对漫彤不利,我肯定不会放过的,好自为之吧!”

说完,秦傲天也没在这里过多停留,直接走出了别墅院落,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张逸看了一眼秦傲天离去的背影,嘴角轻笑,呵呵,他居然被秦漫彤的哥哥威胁了。

只不过他也没生气,他看得出来,秦傲天是真的很在意秦漫彤的安危,让他有点羡慕秦漫彤有这样一个无时无刻想要保护她的哥哥。

“没事吧?”张逸走到钱五身边,将他扶了起来。

“没事……”钱五摇摇头,面色一沉,低声说道:“没想到秦总的哥哥居然这么厉害。”

“呵呵,那小子应该是特种兵退役的。”张逸笑了笑。

“特种兵退役的?可我也是啊,为什么我连他一招都接不下?”钱五一脸不甘。

“身上还带着伤,打不过他很正常,再说了,华夏卧虎藏龙,特种兵也分等级的,还没能接触到那等层次的资格……”张逸笑了笑,显然他对华夏还是很熟悉的。

“逸哥,这么厉害,能让我变强吗?”钱五突然一脸激动的看着他。

刚才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秦傲天居然连在逸哥手里一招都走不过,这说明逸哥的实力是他仰望的存在。

“想变强?”张逸眯起眼睛看着他。

“没错,一直以来,从军队退役一直是我心里最大的痛,至从将我打败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能给我带来新的天地,甚至能让我变得更强!”钱五一脸严肃。

“说实话,我答应治好的内伤已经是底线了,毕竟是林浩宇那家伙的人。”张逸冷笑道。

他虽然很欣赏钱五,但钱五毕竟是林浩宇的人,这样的人,他答应出手治好钱五的内伤,已经是底线了。

“我……”

钱五低下了头,无话可说。

见到钱五失落的样子,张逸笑了笑,道:“真的想变强吗?”

“我想,做梦都想!”钱五眼睛一亮,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

“逸哥,我们也想变强!”就在这时,几个保镖全都围了过来,他们眼中都闪过一抹精光。

之前的一幕,让他们意识到,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保镖,并且不会让人瞧不起,那就只有变得更强!

强者!永远受人尊敬!

张逸一怔,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很满意的点点头:“们想要变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我需要们答应我一个条件!”

“逸哥,说吧!什么条件我们都接受!”几个保镖异口同声的说道,声响洪亮。

“很好,我的要求也不是很过分,那就是需要们的忠诚,并且与林浩宇断绝关系,们能办到吗?”张逸眯着眼睛扫视了他们一遍,沉声道。

他们听后,都是互相对视一眼,旋即都用力的点点头。

“逸哥,的条件我们接受,说实话,老子也看林浩宇那个二世祖不爽了!”

“没错,那家伙仗着自己是林氏集团的太子爷,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孩,这次还想祸害秦总,我们不答应!”

“不答应!说实话,要不是忌惮林浩宇那二世祖的背景,老子早想给他一顿狂揍了!”

几个保镖一双双铁拳握得咯吱作响,显然林浩宇的所作所为都令他们看不顺眼,奈何对方的背景,也只能听命行事。

“我相信们,们曾经都是军人,应该知道怎么去做一个人!”张逸满意的点点头。

刚刚从客厅里走出的秦漫彤看着眼前的一幕,瞬间呆滞当场,甚至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这个男人这么快就让这些保镖汉子臣服下来了?

“秦总!”其中一个保镖察觉到出来的秦漫彤,立刻身躯站得笔直。

几人明显的一愣,都是身躯笔直的站在原地,犹如一杆杆肆意而发的标枪一般。

“钱五,没事吧?”秦漫彤的眸子落在了钱五的身上。

“多谢秦总关心,我的伤势不碍事。”钱五咧嘴一笑。

“那就好!”秦漫彤点点头,面若清冷的继续开口道:“们都回去吧,明天再来接我,张逸,留下!”

说完,秦漫彤转过娇躯走进了别墅客厅里。

几个保镖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全都将目光落在张逸的身上。

“逸哥,那我们就先回去了。”钱五走到他面前,笑了笑。

“行,那们回去吧!”张逸点点头。

钱五几人也不默契,转身上了两辆轿车,启动车子驶出了别墅院落。

这一刻,张逸才莫名其妙的走进了客厅里,只是刚走到客厅,迎面走来一个体态丰韵的美妇,美妇虽然上了一些年纪,依旧风韵犹存。

莫非这个美妇是秦漫彤的母亲?

“小伙子,辛苦保护小姐了。”丰韵美妇用着一种耐人寻味的眼神看着他。

小姐可是她从小带到大的,这么多年来,小姐从没带过男性回家,虽然眼前这个男人是一个保镖。

小姐?

莫非美妇不是秦漫彤的母亲,而是保姆一类的?

“兰姨,今后张逸就住在这里,替他收拾一间房间吧!”秦漫彤那有些清冷的声音从客厅里面传来。

“好的!”

丰韵美妇笑眯眯的点点头,转身准备去替他收拾房间去了,临走的时候还多看了几眼,越看越满意。

张逸有点受不了兰姨那种异样的眼神,那种眼神让他很不自在,就像是丈母娘看女婿一样。

“从今天起,就住在这里,每天保护我上下班。”秦漫彤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眼睛微微撇了一眼苦笑的男人。

“没问题。”张逸心中一阵激动。

原本以为贴身保镖是一个累人的活,但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啊!

能与秦漫彤这种女神级别的女人住在同一栋屋檐下,是多少男人梦中的理想?

唯一可惜的是,秦漫彤是他的雇主,纵然再漂亮诱人,可惜只能看不能吃,也算是对他是一种意志的磨练。

“但是我首先要声明,二楼是我的私人地方,不得擅自到二楼,还有,不许不穿衣服的在客厅到处乱走,能做到吗?”秦漫彤眼睛直溜溜的看着他。

“这倒是没问题。”张逸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他来说,有一个地方住很不错了,根本不会在乎这些规矩。

“行,那早点休息,记得明天早上七点起床上班。”秦漫彤说完站起身子,往二楼的方向走去。

张逸摸着鼻子苦笑看着秦漫彤走上二楼的背影,然后才转身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一副享受的样子。

“妈的!有钱人的沙发就是不一样,坐着真舒服!”张逸背靠在沙发上,甚至换了几个比较舒服的姿势。

就在他靠在沙发上要沉沉入睡的时候,兰姨却从一间房间走了出来,来到了他的面前,道:“张先生,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

“多谢兰姨!”张逸站起了身子。

“那早点休息,我就不打扰了。”兰姨摆摆手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兰姨的离开,张逸才走向一楼收拾出来的房间内,脱下衣服裤子,走进浴室里冲了个澡,顿时觉得清爽了不少。

由于今天他干掉了那些伊贺死士,身上明显带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洗了个澡完全将那些血腥味冲没了。

冲完澡后,他才躺到床上,今天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够多了,没多久,他就沉沉的睡去了……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