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高考网上报名入口官网

柳琴老师走进了教室。

此刻,教室里还闹哄哄的。

“各位同学,请安静!”柳琴老师走进去,让同学们安静下来。

“柳琴老师,你上课吧。这马上就要下课了,抓紧时间。”班主任准备离开。

“王老师,还请你留意下,有件事我希望澄清一下。”柳琴老师说。

王老师点点头。

“同学们,尊师重道是我们华夏的美德,希望你们一定要谨记。”王老师又交代一声。

毕竟关于学生顶撞老师这现象,在过去是绝对没有的。但是随着时代发展,经济发展,这种现象开始有苗头了。不少地方,都出现了顶撞老师的现象。

甚至有的学生,敢公然辱骂老师。这是非常严重的行为。

这种行为,必须得到制止,决不能形成风气。

不少同学露出嘲讽笑容。

别看这年纪小,大家都还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但是呢,如今市场经济主导一切,嫌贫爱富,笑贫不笑娼的一些观念,已经开始崛起。

美丽mm子滢 古典与优雅完美融合

尤其京城,这本就受到市场经济冲击最大的地方。这学生之间,攀比心也重。

而史静,本身还好,并没有什么攀比心。但是奈何,她家境太好。当然,史大柱并不太懂得怎么照顾女儿。包括给史静买东西,都只会敢贵的买而已。

但是,沈曼莉,伊涵诺她们会买啊。都是买的一些当下最流行的儿童服装品牌,还有迪士尼,史卢比等等。这些其他同学当中,总有认识的。

这对比起来,史静每天穿的洋娃娃一般可爱,其他同学,就相形失色许多。这种情况下,你也难免不会让人感觉到一些不公平。

加上,史静零花钱也多。这下课休息期间,买零食吃等等行为,也会多多少少让一些同学,有点小嫉妒。

这种嫉妒,倒不会造成什么非常严重的后果。但是呢,这偶尔发生的一点攀比,小嫉妒却是难免了。

可以说,史静在班上,算是一个比较被大多数同学讨厌的存在。并非她做错什么,而是她过于出色了点。

“同学们,不要起哄。请安静。老师现在,要正式的向史静同学道歉。”柳琴老师突然说。

“柳老师!”王老师一愣,回想到秦风早上开那辆不认识的粉色跑车送史静过来,脸色一沉,随后走出了教室。

此刻,柳琴老师在教室里鞠躬认错。

“史静同学,刚刚是老师错了,老师的确弹错了四分之一节拍,可是老师脸皮薄,被你指认出来,不想承认,反而说你顶撞老师。是老师错了,还请史静同学原谅!”柳琴老师道歉说。

哗然!全班哗然。这都只见过学生给老师道歉,没听说过老师给学生道歉的。

这一下,包括史静都有点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而此刻,教室外面的王老师一脸气恼。

“秦先生,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很不对么!”王老师一脸怒容。

“我做错什么了?”秦风惊讶。

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啊。

“你这样用钱压人,以势逼人,让柳琴老师去道歉,你这样做,看似在帮史静,实际上你却是害了她。这会骄纵她,让她不辨是非。这会直接毁掉她的未来。”王老师怒斥秦风。

秦风恍然。原来,这王老师以为自己花钱买通了这柳琴老师,让柳琴老师去给学生道歉。

秦风苦笑。自己怎么可能这样做。

如果真这样做,那史静长大了,恐怕就是某天一,某刚的儿子了。

秦风是绝对不会允许史静成为那样的富二代。

“秦先生,我希望你现在进去制止这一切。”王老师要求说。

秦风苦恼的耸耸肩。

这个,可不是自己不想啊。而是自己做不到啊。因为这完全是柳琴的个人决定啊。而且,也没错啊。

因为,她的确错了啊。

但看见王老师那要吃人的表情,秦风也只能点头。

毕竟,柳琴这有点太过了,虽然说,自己这边也受得起,但是呢,低调,低调。

不然,以后史静上课也不安生了。

不过当秦风跟着王老师走进去的时候,柳琴又说话了。

“还有一点,那就是史静同学,并没有撒谎。之前,老师也在斥责她,不要盲目崇拜家长。但我刚刚发现,原来搞错的是老师,而不是史静同学撒谎。”柳琴老师说,“因为她的哥哥真的是钢琴大师,而且是全球最年轻钢琴大师,并且公认为全球当今唯一难度级别最高的钢琴大师。”

哗然!

全班惊呼。

包括一旁的王老师也是一脸惊愕。

“现在就允许我隆重介绍,我的钢琴老师,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的秦风秦教授,他也是当今公认的钢琴大师,并且凭借着一曲《少女幻想曲》成功被评选为世界最难钢琴曲。而到目前为止,只有秦教授一个人能够演奏成功。”柳琴老师隆重介绍说。

“你真的是钢琴大师?”一旁的王老师惊呼,目瞪口呆。

秦风勉为其难的点头。

“我应该是吧。”秦风有点心虚说。

毕竟被人这样介绍,还是多少有点那么不好意思。

因为,这老爷子还在呢,老爷子才是真正钢琴大师。自己,其实还算不上。

至少秦风心中觉得,自己在钢琴造诣上,和老先生比起来,还真有很大的差距。

“什么叫应该是!你就是!大家知道现在国内很火的那个钢琴家郎朗吧!”柳琴老师说。

大家皆是点头。

“秦教授当年,就是一路碾压郎朗获得了国际青年钢琴大赛的金奖,是完全碾压。只不过秦教授,平常要上课教书,还要经营他的慈善学校,所以就没时间去商演。因此,不太出名。实际上,秦教授,也就是史静的哥哥,真的是货真价实的钢琴大师。”柳琴介绍说。

“承让,承让!”秦风抱拳,一脸谦虚。

此刻,史静的小脸蛋充满了骄傲,就差没囔囔了。

一旁的王老师则是苦笑连连。

“对不起,秦先生,我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王老师苦笑着道歉。

以为人家花钱了,借助势力在欺负柳琴老师,结果谁想到,人家真的那么有本事。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