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by admin  2022年10月8日 下午7:58

   马林堡的地下隧道大致可以分为浅城区和深矿区两个区域。

   前文已经说过,马林堡的地下由无数隧道的矿坑组成,由于大规模非法挖掘和修筑,直接导致马林堡在运河区和平民区的每一栋房屋都有地下室链接地下隧道,许多走私客使用这些隧道进去马林堡,商人们在地下建立仓库和秘密储藏点,甚至还有平民无良地在地下隧道中建立居住区。

   但仅仅这样,人类利用起来的还仅仅只是地下隧道中的一部分,这部分被人类利用起来的区域,就是浅城区。

   马林堡的统治者们花了大笔钱财将部分隧道堵塞摧毁,然后加派人手看守一些主要的隧道,所以浅城区相对来说还算安。

   真正可怕的是深矿区。

   无数复杂和蜿蜒的隧道谁也不知道通向哪里,在深矿区,最深的通道据说通向熔火地底甚至是恶魔的居所,居住的深矿区的许多人类都遭到堕落和腐化的威胁,许多混沌教派在黑暗中活动,还有各种凶兽和恶魔在活动,据有目击者称在矿道深处还见过有人那么大的老鼠。

   那是臭名昭著的斯卡文鼠人,人类帝国在数百年前曾经和斯卡文鼠人爆发过数场战争,帝国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是作为报复,帝国当时在位的皇帝则死于鼠人刺客不计代价的暗杀。

   马林堡当然也不会坐视不管,舒尔茨采用的方法是雇佣佣兵们定期巡逻并清扫魔物,贵族们总是开出高价并哄骗佣兵们说深矿区埋藏着惊人的宝藏,不断地引诱着佣兵接下委托,事实上的确有佣兵在深矿区寻找到埋藏的宝藏并因此大发一笔横财,每当出现这种事,舒尔茨大公总是会慷慨地宣布佣兵们不用为这笔钱纳税并鼓励更多佣兵进入深矿区探险,借此引发一次又一次探险热潮。

   很少人注意到更多的佣兵总是在有去无回中被人遗忘。

   浅城区通往深矿区的关口有大量卫兵把守,雅各布没有多话,他带着三个学徒朝着黑暗深邃的矿坑继续往下走:“妈的,潮湿、黑暗、该死的堕落者,这三种我最讨厌的东西都齐了。”

   “副会长,要小心,听守卫说,最近好像在深矿区出现了新的教派。”一个年轻的猎魔人拉着自己的帽檐,语气很谨慎::“据说这个教派信仰的对象是一头灰色的狗。”

   “那我们很幸运,因为有美味的狗肉吃了。”雅各布呲牙,露出因为常年抽烟而变得焦黄的牙齿。

   初秋短发妹子走在落满枫叶的小路

   “哈哈~”几个猎魔人一起笑了。

   是啊,对于他们这种刀头舔血,一生都在战斗中度过的猎魔人来说,他们确实没有太多的乐趣,他们能享受的只有在战斗间隙中的美食、炉火和女人。

   猎魔人因为常年和混沌造物接触,所以他们往往在生理上受到影响很深,产生对混沌的抗体是一方面,长年和混沌接触也使得他们嗜血、身体变异、某些**特别旺盛。

   打着火把,在黑暗的隧道中行走,越发狭窄的隧道和压抑的环境让几个猎魔人都觉得很不舒服,于是他们开始寻找话题:“贝尔特出现在哪儿?乔克?”

   名叫乔克的年轻猎魔人摸出了一块碎片:“我是在距离这里大约三十分钟路程的一个巨型仓库中发现这个的,这个碎片毫无疑问是贝尔特所佩戴火铳的一部分,他肯定是在那里遭遇了战斗。”

   “巨型仓库?”雅各布联想到了什么:“是储存什么东西的巨型仓库?”

   “是存储一些蜡烛和衣物的仓库。”乔克回答道,这几个年轻猎魔人的打扮都差不多,都是厚厚的衣物把自己包裹。

   “蜡烛怎么会和衣服放在一起储存?”雅各布马上就意识到了不对劲,不过猎魔大师还是古怪地笑了一下:“但是我们别无选择,就算知道这里有问题,我们也必须去侦查,因为时不我待,贝尔特随时有可能再次消失。”

   这就是猎魔人的行事作风,有的时候就算他们知道可能有些地方不对,他们还是会去调查,因为他们需要钱,需要完成任务。

   越往深处走,隧道越显潮湿和怪异,猎魔人的厚靴子上沾满了水珠,马林堡深层地下水在这个地方四处渗漏,年久失修的许多隧道谁也不知道通向哪里,猎魔人们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他们手中的火把,不过他们的火把确实有几分奇异之处。

   几个猎魔人手中的火把燃烧得非常旺盛,不断冒出的大股火焰可以照亮周围黑暗的环境,而且在已经燃烧了二十多分钟也不见有任何熄灭的迹象。

   在寻常情况下,无论制作工艺如何精巧,如此旺盛的火把燃烧时间都不会超过一刻钟,见到几个人的气氛很僵硬,其中一个猎魔人开口说道:“雅各布大师,这个火把又是你从索菲亚议员那边弄到的?”

   猎魔人公会的副会长和嘉兰女议员索菲亚之间有那种关系是人尽皆知的事,雅各布也从未想要遮掩,不过雅各布只是咧嘴:“她给我的我早都用光了,现在我们手中拿到的是维罗妮卡小家伙做的火把,你们不是都见过她了么?”

   “是啊,真是一个漂亮的女巫,她美得就像一朵清晨时粘着露水的玫瑰花。”乔克笑着说道:“当时我们猎魔人中许多人都在私下里还在打赌,她会选哪个猎魔人小伙子当合伙人。”

   “结果没一个人猜对,她根本看不上我们这些猎魔人,事实也如她所愿,她和最近名震大陆的诺德英雄‘大锤’莱恩的关系亲密,唉,要是我也被领主收养了就好了。”另外一个猎魔人开着玩笑,不过谁都可以听出他声音中的羡慕。

   “维罗妮卡小家伙心气很高的。”雅各布举着火把,查看着地上的蘑菇还有隧道墙壁上那各种奇怪的图案:“她算是捡到宝贝了,莱恩的成长速度实在是超乎想象,他今年还不满25岁,就已经是传奇中阶了,我活了一百多年,在传奇高阶上已经卡了快五十年,看来这辈子已经没有机会触摸到圣域了。”

   “副会长不要那么说嘛,你还有很多时间。”有的猎魔人安慰道。

   “不……我已经能感觉到,我的身体正在加速衰老,不用太多年,可能十年,可能二十年,我就将成为一个真正的老人,所以我们必须抓紧了,小子们,务必小心。”雅各布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逐渐衰老,这次他出来追杀贝尔特必须抓紧时间,不能再让那个堕落者逍遥法外了。

   穿过一段狭小的隧道,深矿区在几位猎魔人面前豁然开朗,高达二十米的顶部被大量石制柱子支撑,并被许多木制架子加固,即使经过了数千年的光阴,几个猎魔人依然依稀可以看见矮人巨大雕塑存在过的轮廓,马林堡的深矿区也曾经有矮人的杰作留存在其中,有些冒险者寻找到宝藏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真实存在的。

   四个猎魔人低调地在隧道中前进,他们尽可能地使用手语交流,谁也不知道深矿区里面有什么,这里是各种魔物的乐园,可唯独不是人类的。

   “这边,副会长,兄弟们。”乔克找到了一个上去的地方,他使用钩锁和攀岩技巧越过了一段不起眼的矮墙,众人这才发现沿着矮墙的顶部走一小段路之后,居然有一条路通向另一个地方。

   “你是怎么找到这个鬼道路的?”几个猎魔人骂骂咧咧地爬上矮墙,然后沿着墙壁往里走,要弓着身体前进让他们很不舒服。

   “是一种气味。”乔克将手指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面,轻轻说道:“还记得么?色孽教派的人都喜欢往自己的身上涂抹大量的熏香和香水精油,我在检查到这附近的时候,就觉得有种刺鼻的香味,于是找了半天,才找到这个入口。”

   “p,这都能让你小子找到,算你有本事。”雅各布和另外两个猎魔人笑骂一句,也就不再多言,顺着一条长长的甬道,几个人出现在一块峭壁的上方,峭壁下方正是乔克侦查到的仓库。

   仓库的大门被铁索锁着,普通阶和精英阶的人都不太可能打破这扇大门,且这个仓库藏得十分隐秘,想来光顾者不会多,几个猎魔人躲在暗处,小心地侦查着一切。

   “嗯~种类繁多的脚印,有皮鞋、大号的皮靴,还有……蹄子印和舞鞋的印子,有些脚印很新,有些脚印很旧,这个地方应该有人。”雅各布检查着地上的脚印,朝着自己身后的猎魔人打了一个谨慎行动的手势:“这里可能是混沌教派的聚居地,大家小心。”

   几个猎魔人低声应是,他们熄灭了火把,其中一个猎魔人轻轻走到雅各布身边说道:“副会长?现在怎么办?我们是否直接下去探查这个仓库?”

   雅各布示意猎魔人们稍安勿躁,他那变异的琥珀色眼睛紧盯着仓库大门。

   “门前的锁链打结方式很特别,这证明负责看门或者锁门的负责人曾经是水手出身。”

   “铁质的大门看起来并不新,锁头充满磨损的痕迹,这说明这里时常有人出入。”

   “乔克,你确定是你自己找到这里的?不是被某些东西引诱过来的?”

   雅各布的询问让年轻的猎魔人乔克有些不知所以,他仔细地回想了一下,才有些不确定地说:“应……应该是吧?我记得我在深入深矿区之后不久,就遇到了一伙奇怪的人,出于好奇我跟踪了他们一段,后来就在那堵墙附近跟丢了,我是自己摸索了很久才找到这个入口的,碎片就是在仓库门口找到的。”

   “啧,蠢货,我怀疑你这是被他们引诱了,不过……这种事也难说,我们不要急着进去,现在这里埋伏,大家做好准备。”雅各布也无法确定乔克是否真的被引诱了,老牌的猎魔大师仔细思考了一下,做出了一个决定:“找个地方,我们就静静地等待,如果贝尔特想要在这里埋伏我们,那他肯定已经做好了准备。”

   于是几个猎魔人在仓库的外围寻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将自己隐藏起来,静静地等待着事情的发展,在黑暗中,仅仅只留下几双变异的眼睛监视着一切。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一直到等待了五个小时之后,一片死寂的仓库突然响起了大量的人声,无数火把和高声叫骂的声音此起彼伏,原本无人的仓库中冒出了数十名守卫和几个身披套铠甲的佣兵。

   “妈的,奥克斯那个脑残还说这里会有人来,结果我们等了几个小时,屁都没有一个!”

   “就是!我们被欺骗了!”

   “管他妈的,反正我们按照他的要求在这里埋伏了整整六个小时了,那几个该死的猎魔人还是没有出现,那就和我们没关系了!”

   “是啊,该付的佣金还是要照付,兄弟们,我们完成任务了,撤了!回城市里去大吃一顿吧!”

   “我们走我们走~”

   一大群佣兵和守卫们骂骂咧咧地点起火把,在一个佣兵的操作下,原本紧密缝合的石壁中出现了一个大门,这群人依次走出,在大门中消失,然后石门再次紧紧地合上。

   “果然有埋伏!”三个年轻的猎魔人看着佣兵们手中的弓弩和几把火铳,心里发凉,如果他们贸然冲进去,极有可能落入埋伏。

   “我就知道有埋伏。”雅各布啐了口,然后示意几个人先不要着急:“等等,我们再等一会儿,这些佣兵们不一定真的走了。”

   几个躁动的猎魔人对雅各布的命令有些不解,不过还是听从他的命令继续等待。

   事情正如雅各布所料,十分钟之后,佣兵和守卫们去而复返,见真的没有人出现,他们才真的离开了。

   最后一拨人走掉,雅各布终于示意几个猎魔人起身:“起来了小子们,开始行动!”

   四个猎魔人逐渐靠近仓库,然不知在他们进来的通道中,一个戴着高顶圆帽,身穿血红色皮衣的高大男人笑了:“一如既往地谨慎,果然是你的作风呢,雅各布……导师!”

   “但是我太了解你了,导师。”

   “这个仓库,就是你的坟场!”

© 芒果视频app安装地址 2023.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tarimon-not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