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by admin  2022年10月8日 上午11:28

   PS:今天终于有时间码了第二更出来,求大家多多滋瓷啊!

   独自一人行走在城堡庭院的花园里,马休巴德的脸色逐渐变得狰狞而疯狂。

   即使是最肆无忌惮的穆席隆公爵,巫妖王阿克汉的教子,马休巴德也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穆席隆的情况正在恶化,吸血鬼对于那片土地的掌握力慢慢降低。

   是从什么时候局势开始失控的呢?

   马休巴德回忆着局势,这时间大概是五年前的穆席隆洪水开始,来自湖中仙女召唤的洪水摧毁了整个康诺特公爵领开始,之后穆席隆的情况就每况愈下。

   整个血骑士旗队在进攻莱恩的领地中失踪,然后是图瑞斯城堡之战,红公爵死了,阿克汉尝试偷袭莱恩的领地却遇到了某种极端可怖的存在,整支精锐的吸血鬼大军全军覆没。

   这对穆席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由于计划破产,阿克汉不得不出发去寻找(巫术之冠)纳伽什之冠,而吸血鬼伯爵曼弗雷德则是受命去进攻斯卡文魔都,寻找纳伽什之剑。

   否则,原本穆席隆积累了数百年的军队不敢说能够对抗整个布列塔尼亚,至少三四个公爵的联军还是不成问题的。

   经此几个巨大的挫折,留给马休巴德的军队很少,他这才不得不出此下策,马休巴德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计划非常冒险?

   不,他太清楚了,可是他别无选择,如果他继续安于现状,那就是坐以待毙!劳恩公爵的骑士道大军打到穆席隆城下才过去多久?血红公爵在图瑞斯城堡外战死的尸骸还在静静地看着马休巴德这位新任(自称)的穆席隆公爵!

   他唯有赌博,才会有机会逆转局势,否则就是慢性死亡,马休巴德自幼得到阿克汉的教导,他很了解自己应该怎么做。

   吸血鬼在波尔德罗中也有潜伏,亡灵巫师法拉赫和几个吸血鬼渗透买通了博德里克公爵的军需官,使用高价从军需官的手中买来了一架已经被淘汰的投石机,这架投石机已经严重损坏而且无法修复,它的承重已经无法投掷石块,最多只能扔一两百公斤重的东西,军需官觉得这东西没用了,上报博德里克公爵当做废品处理,低价转让,也得到了批准。

   粉艳帽美黛雅的温暖时光

   投掷巨石不够,投掷一个人却足够了,吸血鬼们将会把法拉赫绑在投石机上,使用投石机将亡灵巫师从外部掷入城堡中,一旦亡灵巫师绕过城堡的屏障,他就可以直接在城堡里面将潜伏在城堡外的黑色圣杯骑士召唤进城堡之内!

   他刚才看了一下,不出所料,宴会现场禁止携带武器,就连几位公爵也没有携带武器,除了那个该死的圣殿骑士依然全副武装以外,马休巴德注意到只有莱恩夫妇和他们的小女仆有带着佩剑,这本来不合规矩,不过看在是莱恩的份上守卫们也没说什么。

   只要让那些强大的黑色圣杯骑士们冲入宴会现场,那就会是一场屠杀。

   “马……多米尼克,你待在这里干嘛?洗个手洗到花园来了?”马休巴德还在思考时,他的旁边传来高跟鞋的声音,菲奥娜一脸不耐烦地从旁边走来:“你进来城堡内就是为了赏花?”

   “你怎么不待在宴会现场?”马休巴德当然不会去宴会中心,他心底还是有些害怕被发现,尤其是害怕伯希蒙德公爵和莱恩,这两个人都是真正的猛人,莱恩和苏莉亚都见过他。

   幸好今天人很多,宴会现场有数百人。

   “宴会现场有什么好呆的,一群圣杯骑士彼此吹嘘罢了。”菲奥娜盯着马休巴德,女郎的脸上情绪来回变化,她接着说道:“现在你能告诉我了吧?为什么一定要参加这个宴会?”

   “菲奥娜,之前的事很抱歉,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我是有苦衷的,菲奥娜。”马休巴德立即装委屈,他就像一个郁郁不得志地的流浪骑士一样,很是垂头丧气:“我现在已经是一个被王国通缉的逃犯了,只是由于后面在骑士大会中夺得过亚军,所以出于脸面和缺乏证据,这些骑士老爷们还不敢公开处置我,我必须想办法洗刷我的罪名。”

   “我会支持你的。”菲奥娜不太明白马休巴德要通过何种方式洗刷自己的罪名,不过这位贵族小姐已经打定主意支持眼前的这个“可怜人”。

   因为错的不是马休巴德,而是整个骑士王国那腐朽的贵族制度,为了洗刷马休巴德的冤屈,菲奥娜愿意和他一起面对整个世界。

   伯莱昂公爵的嫡孙女心中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她一定会站在马休巴德那边。

   “这样,我们先去城堡里看看巫师在哪里。”

   “好。”

   …………

   宴会现场,莱恩、伯希蒙德、休巴尔德还有劳恩-里奥康沃尔等圣杯骑士们围坐着最中心的圆桌,这是独属于圣杯骑士的荣耀,在这个国家,只有圣杯骑士们可以在宴会上坐这种樱花木大圆桌。

   “莱恩,我听说了你在赫姆加特鼠疫中的活跃表现,请满饮此杯。”圆桌上,圣杯骑士们大吃大喝,红龙公爵伯希蒙德举起酒杯,示意莱恩全部喝掉。

   “呃,关于伊娃女伯爵……”莱恩将一整杯红酒饮下,还没来得及开口,伯希蒙德又掰下了一个大鹅腿:“来,尝尝这里的鹅肉和巴斯托涅的有什么不同!”

   硕大一个烤鹅腿被塞进了莱恩的嘴巴里,莱恩只得苦着脸点头应是,伯希蒙德公爵比他大两辈,不仅是亚瑟的直系血脉后裔,而且也是整个王国数一数二的圣域大骑士,他作为晚辈还是要守规矩。

   鹅腿才啃到一般,伯希蒙德又取来一条烤羊腿放在莱恩的盘子里,公爵脸上带着“诚挚”的笑容:“怎么,女士的冠军,你娶了苏莉亚,又想娶我孙女?这可不行,骑士可以有不少女人,但是只能有一个夫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公爵阁下。”莱恩有些尴尬地连连辩解道:“我是询问关于……”

   “那和你没关系的事你一直询问干嘛?莱恩,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如果你想要商量,让弗朗索瓦那个家伙或者让尤利乌斯他本人到我面前来!找自己女婿来说情算是什么事?”伯希蒙德哈哈大笑,用前辈训斥后辈的语气说道:“你又不能代替尤利乌斯和费德蒙德进行冠军对决!”

   莱恩有点明白伯希蒙德的意思了,这位公爵心里已经有了定论,他不需要和莱恩商量,因此他用这种半调侃的方式委婉地拒绝了莱恩的试探。

   双方点到即止,莱恩心里了然,他找机会对费德蒙德举起了酒杯:“再次祝贺你,费德蒙德。”

   “同祝!”与会的诸位圣杯骑士也一起端起了酒杯。

   “为了女士!为了布列塔尼亚!”

   “为了波尔德罗!”

   圣杯骑士们一起举杯畅饮。

   再次满饮一杯,伯希蒙德对莱恩说道:“我听闻你和弗朗索瓦计划进攻灰色山脉的黑石要塞?”

   “没错,我们正在计划。”莱恩点头,在美丽的博德流克斯城堡内,海水充斥着宴会现场和庭院,象征着曼南恩的海豚在空中翻滚,摇摆然后落入水中。

   “巴斯托涅公国将派出两队王国骑士支援你。”巴斯托涅公国距离黑石据点不远,伯希蒙德公爵显然也有这方面的顾虑:“凯姆勒的威胁是王国的威胁,诸公爵们都有自己头疼的问题,去年的混沌入侵让很多公国都元气大伤,你和弗朗索瓦不能过于寄希望于诸公爵都派兵支援你,莱恩,你必须要学会如何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自己解决问题。”

   “我明白。”莱恩一愣,随即马上回答道:“进攻黑石据点不是骑士道战争,请诸位不要多想,守卫好自己的领地,就是我们对女士最大的虔诚。”

   这话说得让正在旁听的诸位公爵都感到如释重负,莱恩和弗朗索瓦计划进攻黑石据点的消息已经在布列塔尼亚的高层之内传开了,诸公爵都感到压力很大,因为他们往往都面临着自己的问题。

   首先是王国北方在去年埃吉尔的混沌入侵中损失惨重,他们需要时间休息,单从里昂纳赛公爵阿尔德雷尔德、吉索莱奥克斯公爵哈根和康涅特公爵劳恩面有难色的表情就可以知道他们没有能力出兵,蒙特福特公爵弗尔卡德还在清理和恢复斧咬隘口,他也不会出兵。

   然后,波尔德罗公国目前面临政局交接,是否愿意出兵不清楚,卡卡颂公国常年面对绿皮和鼠人的骚扰,伯莱昂公国一片混乱,帕拉翁公国卡斯凡恩和弗朗索瓦关系极差,数来数去,能够有余力和有情面出兵支援的也只有巴斯托涅公国了。

   伯希蒙德的这番话巧妙地声援了无力出兵的诸公爵,委婉地表示你们要打就打,我们现在没有精力帮你们,红龙公爵这是帮助诸公爵说出了他们想说却不能说的话,莱恩毕竟是湖中仙女的神选冠军,他要是打着湖中仙女的名号,公爵们也比较为难。

   紧接着,伯希蒙德又卖了莱恩一个人情,他表示自己会出兵帮助莱恩,不过莱恩和弗朗索瓦还是要靠自己的力量打赢战争,而不是寄希望于诸公爵的后续支援。

   互相试探中,又一个问题得到了解决,莱恩心想伯希蒙德根本就不是外界说的不懂政治和宫廷,他压根只是不爱管,年轻的伯爵举起了酒杯:“请满饮此杯,我的公爵阁下,祝你身体健康长寿。”

   “谢谢。”伯希蒙德和莱恩干杯。

   似乎达成了默契。

   酒过三巡,肉过五味,在宴会的现场,由佣人们搭建的舞台上,著名的舞台剧《勇者斗恶龙》开始了,众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观看舞台剧。

   故事的背景很简单,在布列塔尼亚,一位圣杯骑士听闻一头巨龙入侵国土,决定消灭他,勇敢的圣杯骑士骑上战马,拿起骑枪,开始了屠龙远征。

   扮演圣杯骑士的是一位年轻的正式骑士,他身穿红色全身板甲,手持剑盾,威风凛凛。

   扮演红龙的是……五个农奴,他们排成一排,将身体罩在使用兽皮和木头、金属制成的“龙身”中,使用着各种武器,张牙舞爪地朝着那个“圣杯骑士”冲去。

   “为了女士,接受审判吧巨龙!愿女士赐予我胜利!”由一位骑士扮演的“圣杯骑士”开始了自己的表演,他奋勇冲锋,和那头“巨龙”战成一团。

   “巨龙”不甘落败,像所有反派一样,它全力反击,龙身在舞台上翻转,抽打骑士的盾牌,龙口似乎是由矮人帮助制作,居然还能喷火。

   莱恩一开始对这种低劣的表演没什么兴趣,不过伯爵很快就发现,这不是假打,是真打!骑士和“巨龙”在舞台上是真的在决斗,那条由铁和皮革制成的龙尾巴甩在骑士的脸上,打得他的脸血肉模糊,而骑士的利刃穿破“巨龙”身体里面也喷出了大股鲜血,那肯定不是鸡血或者猪血!

   玩真的啊?莱恩心里相当吃惊,伯爵正想说些什么,舞台上,异变突生。

   一个农奴突然从“龙身”中伸出了手臂,他拿着一把红色的短剑直接刺入了骑士的脖子!

   “啊啊啊!”舞台下一片尖叫声,观众们都被这个情况吓到了,只见这个骑士不可思议地捂住了自己的脖子,鲜血从指缝中喷出,然后他无力地栽倒,摔下了舞台。

   “???博德里克?你这演的是什么东西?”伯希蒙德奇怪地朝波尔德罗公爵说道:“所谓的勇者斗恶龙就是恶龙用偷袭的卑鄙方式把勇者杀了?”

   “等等~”博德里克也大惑不解,他奇怪地喃喃自语:“不对啊,剧本不是这样写的啊?”

   公爵们还在奇怪,舞台上的“巨龙”不打算给他们思考的时间了,五个农奴就像发了疯一样举着龙身,直接朝着宴会现场冲来!

   “啊!天呐!发生了什么?”

   “救命!”

   “快逃!”

   观众们一片混乱,尖叫声,踩踏声,玻璃杯碎裂的声音响彻整个宴会现场!

   “守卫!保护客人!保护公爵!”

© 芒果视频app安装地址 2023.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tarimon-not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