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by admin  2022年10月8日 上午11:27

   慕湛白在老爸的床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他难得的没有赖床。

   蹬蹬蹬跑回房间,举起小牙刷开始洗漱,小牙齿洁白整齐,洗漱完毕,他跑去找软软,推开房门,张张嘴,说:“我们的妈妈还活着。”

   软软脑袋上扎着一个小辫子,歪了下头:“哥哥,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的妈妈还活着!”慕湛白三两步跑过去,一条小短腿跪在地上,替妹妹穿好鞋,带妹妹去了别墅另一屋子。

   保姆看到,也没有在意。

   慕湛白让妹妹把风,推开小叔叔的房间,然后一步一顿的迈着猫步进去,拿起小叔叔的手机,转身,蹑手蹑脚的离开

   “拿到了吗,哥哥。”软软睁着大大的眼睛问。

   慕湛白点头,跟妹妹到隐蔽的地方,用小叔叔的手机拨号。

   这时,冯昌的手机已经被拨通。

   城市五环的一处住宅外,冯昌正在跟妻子晨跑,手机响了,两人同时站住。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冯昌皱眉,对妻子邓芳说:“慕家二公子,慕睿程。”

   白色衬衣的独特魅力

   “他打电话来干什么?”邓芳不解。

   夫妻两人,二十年前就在慕家做事,慕老爷子退位给儿子,没过几年,儿子重病去世,老爷子又重新掌权。

   直到慕少凌回归慕家,夫妻二人便开始跟随慕少凌做事。

   慕少凌是天生的领导者,他拥有十足优秀的遗传基因,智商超群,目前夫妻二人认为,这个晚辈,并没有遗传父辈不好的基因。

   父亲的花心、**、薄情,他们在慕少凌身上从未看到过。

   一转眼,从慕少凌十六岁回到慕家算起,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三年过去了,冯昌邓芳夫妻二人心有余而力不足,没精力再扶持这个曾经被慕家极度排斥的“私生子”,好在,慕少凌已经站稳脚跟,再无人能撼动他的地位。

   退休的二人,很怕被慕家人找。

   但凡找过来的,目的都不单纯,这五年来,朝他们夫妻打听小少爷和小小姐亲生妈妈身份的,数不胜数。

   “二少爷?”冯昌到底还是接了这个电话。

   没有听到慕睿程的声音,却听到一道软糯的童声:“冯爷爷”

   “小小少爷?”冯昌诧异。

   “冯爷爷,我想问你一个事情,可以吗?”小家伙礼貌的说道。

   “可以啊,冯爷爷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小家伙知道冯爷爷只是客气的说说,并不会真的什么都告诉他

   “昨晚,爸爸终于告诉我了,说我妈妈还活着”慕湛白说到这儿,情绪低落:“冯爷爷,大家都说你和邓奶奶认识我妈妈,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妈妈会不会回来找我们了。”

   这个问题难住了冯昌。

   “我爸爸,会不会重新娶我妈妈?”

   冯昌不该说的一个字不透露,只说:“应该不会娶了,你们的妈妈,好像已经有了男朋友。”

   冯昌去年和妻子出国旅行,去的是英国,恰好住的地方在阮白学校附近。

   夫妻二人养老,都由慕少凌派专人照料,两人去英国旅行,慕少凌想必也知道,至于是不是故意安排他们住在阮白学校附近,冯昌不敢妄加揣测,只是回国以后,他带回给慕少凌一个消息阮白有男朋友了,看上去,感情不错。

   冯昌无意之说,但说完却也特意观察过慕少凌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的表情。

   慕少凌当时的表情,深沉难懂。

   因此,冯昌确定,慕少凌对阮白有过好感,若不是阮白小姐有了处得很好的男朋友,有过孩子的两人,说不定能成一对。

   冯昌更记得,慕少凌当年宠爱阮白的次数有多频繁,别说连续温存了一个月,就算只有一夜,按照那个频率次数算,应当也能成功怀上孩子。

   这里头要说没有“喜欢”的成分在,冯昌断断不会相信。

   同为男人,冯昌了解男人的生理需求到了某个时期有多强烈,慕少凌却能在五年多前纵欲了无数个夜晚后,突然禁欲,且禁欲了五年多身边都没出现过女人,这实在难以解释。

   旧“情”难忘?

   从小少爷刚才说的话里,冯昌还捕捉到一个关键信息,慕少凌告诉了自己的儿子,他的妈妈还活在这个世上。

   这一行为,已经彻底偏离了当初定下的“已经去世”的说法。

   难道,阮白小姐回国了?

   两人碰过面了?

   冯昌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听那端的小家伙失望的说:“哦我知道了冯爷爷。”

   接着,挂断了。

   冯昌吃早餐时跟妻子研究这个问题。

   邓芳说:“少凌跟他父亲不一样,不会荒淫无度,当年也挺让我大跌眼镜,一个禁欲的年轻人,夜夜往别墅里跑,跟那偷吃小鱼干吃上了瘾的猫似的,进了别墅就做那事,也不跟人家说说话,实在是不懂温柔。”

   “后来我们去旅行,少凌安排人订机票酒店,有意无意的推荐我们去英国,现在看来,不是英国景美,是英国有他牵挂的人。”

   邓芳喝了一口热牛奶,说着就忍不住笑:“别说阮小姐已经有了男朋友,就算没有,以少凌这个闷骚的脾性,得几辈子才能把孩子妈追回家?”

   冯昌同意妻子说的每一个字,以往严肃的脸上是憋不住的笑:“关键这小子还高冷,死要面子,我看着他长大的,还能不了解他?”

   邓芳也摇了摇头:“这就难办了,那女孩子当年我看是个含蓄腼腆的,少凌不主动追,两人就没戏。”

   “我猜,这小子见到那个阮白了。”冯昌擦了擦手,绷起表情:“从很多方面来说,少凌都是占有欲、控制欲强烈的人,万一人家阮白有男朋友了,他瞧见了,不懂怎么追也拉不下脸来,还不得活活吃醋把自己酸死?”

   另一边,慕家老宅。

   两个小家伙删掉了通话记录,再把手机放回小叔叔房里。

   “我们跟爸爸要一个手机,会不会给我们买?”软软跟在哥哥身旁,乖乖的问道。

   慕湛白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觉得还是不要的好,否则惹爸爸生气。

   反正小叔叔睡觉的时候就跟死了一样,拿他手机用用就好了。

© 芒果视频app安装地址 2023.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tarimon-not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