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by admin  2022年10月8日 上午3:12

   “赶不走,那都是明家安排在这里守着的。”司曜摇头,提醒她。

   蒂亚闻言,顿时觉得奇怪。

   患有心理疾病的人通常都是遮遮掩掩,想着得到平等的目光,而明家是要借明悦这回自杀的事情做文章?

   “有点意思,你帮我查查,她在哪个病房。”蒂亚询问道。

   司曜做出爱莫能助的表情,“我不是护士。”

   “那你站在这里做什么?”蒂亚无奈瞪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旁边的记者,心里暗自庆幸,还好补了妆再出门,不然被这些记者看到自己有点脱妆的脸,不用活了。

   司曜勾起嘴角,“看热闹,你还挺享受被记者拍的嘛。”

   蒂亚收回目光,心里猝骂一声,他比谁都精明,明明没有修太多心理学的课程,但比一般的心理学医生还懂观察人的行为动作。

   她的确享受被记者拍,这样才能上报纸头条,让慕少凌看见。

   “对了,听说你还接了少凌他母亲,张女士的案子?”司曜又问道。

   蒂亚敲了敲桌子,“你要转行吗?八卦那么多,医院的系统都是一样的,你赶快帮我查一下病房。”

   “那些人请你过来的时候没跟你说?”司曜坐在椅子上,还是帮她查了。

   青春女孩春风里绽放纯真风气

   用键盘输入明悦两个字,就能查出来,按下回车键,他挑了挑眉头,看来这个明悦还是个体弱多病的,在他们医院治疗记录还挺多。

   “我忘记了,烦死了,就让你查一查。”蒂亚嘴硬地抱怨着他的慢,接下活儿的时候,她把自己的收费价格详细介绍了,对方也说了一些明悦的情况,她都记下了。

   却唯独忘记了,明悦的病房号。

   她若是此刻去问,就会显得自己很不专业。

   “查到了,你往里面走,最尽头,然后右转第一间。”司曜说道。

   “你是在糊弄我吗?直接说病房号不可以?”蒂亚眼中含着点点怒火,对他这样做,很不满意。

   “医院病房顺序都一样,你相信我说的,到位置直接推开门,走进去就是。”司曜一边说,一边看着那些记者。

   楼下的保安已经到了。

   他们站在那里,已经放弃请这些记者离开,毕竟医院的人流动性大,只要眨眼的功夫,这些记者就能通过别的方式闯进来。

   所以,他们现在站在那里,只是为了不让这些记者偷偷溜进去。

   看着司曜说话的样子不像是调戏自己,蒂亚将信将疑,“要是不是在那间病房,你就等着挨骂吧。”

   “男人可不喜欢那么凶的女人。”司曜摇头,以前蒂亚没有新的目标的时候,对自己那是千依百顺,恨不得往上贴。

   只不过,他没兴趣。

   现在,蒂亚有了新的目标,她的百依百顺只会对着慕少凌,对于其他男人,温柔是什么?在她眼里,只有可利用跟不可利用的。

   司曜在心里感叹着,女人真善变。

   蒂亚迈出两个步子,回头瞪着他,“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投诉你。”

   司曜耸了耸肩,在这个医院,要是投诉他有用的话,他早就被调到别的医院去了。

   他坐下,看着系统里的资料,眼神一暗,这些,说不定能帮宋北玺。

   司曜把资料关掉,然后等着护士长回来。

   过了会儿,护士长走回来,看着蠢蠢欲动的记者,她无奈摇了摇头。

   司曜看见,笑着问道:“怎么样?”

   护士长悄悄地朝着他竖起大拇指,“裴医生,您真是料事如神,这些记者,十有八九都是明家的人给请回来的。”

   “明悦现在的情况如何?”司曜继续询问。

   护士长说道:“现在的情况不太好,情绪似乎不太平静,本来梁医生决定准备给她注射安定的,但是明家的人拒绝了,说是请了外面的心理学专家来帮忙调解病人的情绪,就刚刚,那个专家才到。”

   “是蒂亚。”司曜接话。

   “您刚才碰见她了吧?”护士长笑眯眯的,这个医院里的医生,数司曜最有本事,但又平易近人。

   “是,对了,刚才我动了一下这胎电脑,因为她不知道是哪个病房,所以我查了查。”司曜说着。

   “问题不大。”护士长爽朗着。

   司曜点头,转身离开,拿起手机把自己的发现发给宋北玺,“明家的事情,医院的资料库或许有资料能够帮助你。”

   “什么资料?”宋北玺很快回复消息。

   “这个可是病人的隐私,我作为医生不能随便泄露的,你自己查。”司曜没有直接说道,基本的医德,他还是有的。

   只要不是从自己这里泄露出去的,而是宋北玺找骇客或者找其他人调查,然后被得知公布,这些就不能怪他了。

   过了会儿,宋北玺回复道:“过段时间请你喝酒。”

   “顺便请我上游艇吧,这段时间你的游艇肯定没时间开,我来用用。”司曜得寸进尺。

   “随便。”宋北玺回复道。

   下班的时候,念穆也知道了明悦跳楼闹自杀的事情。

   她看着桌子上已经处理好的文件,今天所有的工作已经完成,她打算跟李妮好好谈谈。

   正想给李妮打电话的时候,宋北玺的电话打了进来。

   念穆愕然,要是没什么事,宋北玺不会联系自己的,她接听道:“宋先生?”

   “念教授,有件事我想拜托你。”宋北玺说道。

   “是李妮的事情吧,您说。”念穆一下子猜到。

   “明悦跳楼的新闻你也看到了吧,现在外界的舆论都在指责李妮,我现在在处理这件事情走不开,但又担心明家的人会带着舆论袭击她,所以我想拜托你帮忙照顾她,同时,也别让她胡思乱想。”宋北玺请求道,李妮的性子他知道,她的是非黑白观念很重,在这件事上,一定会责怪自己的。

   “好,没问题。”念穆一口答应,她本来也打算开解李妮。

   他们好不容易认清了彼此,而重新走到一起,这会儿,明悦却闹出这个。

   时间太接近,李妮肯定会把明悦想自寻短路的事情揽到自己身上。

© 芒果视频app安装地址 2023.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tarimon-not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