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by admin  2022年10月7日 下午6:54

   何勃英没收到羡慕的目光,林宁捏了捏他的手臂,笑着说道“勃英,我爸妈不喜欢喝咖啡。”

   “为什么呀?”得不到回应,何勃英也不觉得尴尬,反而侃侃谈着,“这品咖啡是上流社会必须掌握的技能,你看现在有个什么聚会,咖啡,红酒都是少不了的,不是我说,一定要懂的品尝咖啡,别人才不会看不起自己,还有,家里备点好的咖啡豆用来招待客人,也是极有面子的。”

   他的话落下,客厅的气氛有些尴尬。

   林宁又捏了他一下,心里焦急。

   林文正最讨厌的就是显摆的人,何勃英之前是喜欢显摆,但是这段时间还算正常,怎么现在又显摆起来了呢?

   若是在她的朋友面前,这么显摆她觉得没问题,现在是在她父母面前啊……

   林宁踢了他一脚,示意他不要继续说。

   被接二连三的捏着踢着,何勃英不耐烦地推开林宁挽着自己的手,说道“伯父伯母,我改天给你们送点蓝山咖啡过来,保证你们试过以后,再也不想喝茶叶跟别的咖啡。”

   周卿再一次谢绝何勃英的好意,话语虽软,但是有了明显的拒绝,“何先生不必客气,我们的睡眠不太好,医生建议少喝咖啡。”

   林宁愣了愣,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何勃英连着被拒绝两次,从心里骂着他们夫妻二人不识好歹,有好东西也不懂得欣赏。

   他的目光落在对面沙发上,那里放着阮白带过来的十字绣。

   肩上蝶的诱惑

   何勃英决定再卖弄一下家里的财富,让他们意识到能有他这样富贵的女婿,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那个东西,是换下来的?”他抬了抬下颔,问道。

   林文正心生不满,这一句句话的都是什么语气,轻佻,不稳重,甚至没有该有的尊重,这就是何勃英对待长辈的态度吗?

   他本来不打算阻止林宁跟他在一起,若是她真的喜欢,早点嫁了出去,他也能对外说,她以后做的荒唐事跟林家绝无关系。

   但是现在看到林宁选的人居然是这样德行的,林文正改变主意。

   林宁见父母阴沉着一张脸,心里估摸着是何勃英说话的语气跟炫富让他们不喜。

   为了暖和气氛,她笑着道“这是十字绣吧?家里本来也没有的,爸爸,是你买回来的吗?”

   何勃英“嘁”了一声,“怎么可能是买回来的,现在谁家里还挂着这东西?没有牌面,廉价得很,还万马奔腾?俗,太俗了。”

   林文正听着他的话,彻底动怒,何家是多有本事?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生气地把茶杯往茶几一放,“碰”的一声,发出响亮的声音。

   在场的人吓了一跳。

   林文正看着何勃英说道“我就是喜欢马,喜欢这种小工艺,怎么了?”

   “爸爸,勃英他不是这个意思。”林宁想要解释。

   “不用说了,我们林家就是这么上不得台面,家里的装饰都是廉价货,去,那个钉子,把这副十字绣挂起来。”林文正命令着保姆。

   保姆点头,立刻走进工具房。

   何勃英没想到林文正居然这么大的反应,心里更加不屑。

   保姆拿出几口钉子,又唤来林家的司机,在墙上敲着。

   林文正本想等他们离开后再弄这些,但是这个何勃英目无尊长,一副看不起林家的模样,让他实在生气。

   一个不懂得尊重自己家的人,他也不用给与足够的尊重。

   司机把钉子钉入墙后,与保姆合力把十字绣挂起来。

   林文正声音洪亮地叮嘱着,“小心些,这是我最爱的万马奔腾,不要弄坏。”

   “知道了,先生。”保姆跟司机一同回答,小心翼翼地把十字绣挂好,然后保姆问道“先生,这样可以吗?”

   林文正站起来,仔细看了一番,发现没有挂歪,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可以,很好。”

   林宁看了何勃英一眼,平时他看着挺机智的,但是今天是一个又一个枪口撞得精准,她站起来,贴近林文正,亲昵说道“爸爸,这十字绣真好看,是妈妈绣的吗?”

   “这是你姑姑送的。”林文正说道。

   “姑姑?哪个姑姑?”林宁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姑姑。

   “就是你姐姐的姑姑。”周卿回答道,给林文正倒了一杯茶。

   林宁心里顿时明了,又是阮白!

   林文正喜欢马她是知道的,但是此刻她把林文正喜欢这副十字绣的原因归在阮白身上!

   林宁看了一眼何勃英,解释道“我爸爸喜欢马。”

   何勃英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他又迫不及待地表现着自己的财力,“伯父,原来你喜欢马啊,你觉得油画怎么样?”

   “太贵重,会引起

   不必要的嫌疑。”林文正自然能听出他话语的意思,也毫不客气地拒绝,“我还有公文要处理,你们聊。”

   他已经见识过何勃英是怎么样的人,没有兴趣继续谈下去,所以把场面交给周卿。

   她是女人,手段虽然柔软,但是处理这些场面绰绰有余。

   何勃英感觉自己的面子无处搁置,瞪了林宁一眼,说好的她父母好相处呢,现在处处针对他是几个意思?

   林宁跺了跺脚,重新坐在何勃英的身边,向周卿展开攻势,“妈妈,最近市里查得很严格吗?怎么爸爸会这么防备?”

   周卿知道自己老公是几个意思,其实她也一样,打从心里就看不上何勃英。

   这种真本事没多少,就会挥霍的富三代,林家也不屑于要这种女婿。

   她说道“政治上的事情我不过问,而且这些该避免的还是要避免,你爸爸的性格你也知道的,从不收别人一分好处。”

   “可是勃英他不是别人啊,妈妈,我跟他是要结婚的,他是你的准女婿。”林宁挽住何勃英的手,笑的甜蜜。

   阮白在一旁看着,她能看出来爸妈的不爽,林宁怎么看不出来?

   现在提起这件事,肯定要碰壁。

   周卿心里虽不喜,但没有表露出来,表情依旧是温温和和的,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呢,你们现在不是还没结婚吗?你爸爸的身份敏感,做事细致点也是应该的,何先生,你说是吧?”

   。

© 芒果视频app安装地址 2023.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tarimon-not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