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by admin  2022年10月7日 上午10:39

   ,!

   当杨天和林晓军回到实习生宿舍的时候,其他参与聚会的实习生们也基本上都回来了。

   杨天进寝室的时候,孙浩只是瞟了他一眼,便继续拿手机看视频了。

   杨天也没有搭理孙浩的意思,转头对林晓军道:“帮我个忙,把所有的男实习生叫过来,就说有好事通知大家。别叫孙浩。”

   林晓军微微一怔。联想一下杨天刚刚做的事情,他隐约明白了些意思,点了点头,转身去叫人了。

   由于今晚的这场聚会,几乎所有的实习生们,都不会再对杨天这个名字有什么陌生的感觉。

   尤其是男同胞们——多半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有些牙痒痒。

   此刻……听到林晓军说,杨天喊他们去,而且还有好事要通知,大家就都有些疑惑了——这家伙还能有什么好事?

   疑惑带来好奇,好奇……就已然足够驱使他们过来了。毕竟刚刚聚餐完回来,时间又不算很晚,大家也都没什么事做,索性过来凑凑热闹。

   所以……

   十分钟不到,十几个实习生就出现在了杨天的寝室。

   寝室本身也不大,四人间,这十几个人一进来,还真就站得满满当当,有些拥挤。

   蓝色死水库泳衣美女可爱丸子头坐水中嘟嘴甜笑图片

   杨天坐在自己的床铺旁,看着这些人,问林晓军道:“人齐了吗?”

   林晓军数了数,然后点头道:“齐了。”

   杨天点了点头。

   这时……一旁躺在床上看视频的孙浩就有些不乐意了。

   本来安安心心地看着带色的小电影,这忽然聚起来这么多人,他自然很不舒服了!

   翻身下床,他冷眼看了杨天一眼,道:“搞什么飞机啊?你干嘛把这么多人都喊过来?”

   其他人其实也有着同样的疑惑,纷纷开口。

   “对啊,杨天你把我们喊过来干什么?”

   “什么好事,快说吧?别浪费时间了。”

   “你倒是快说啊,把我们叫起来,到底是想说什么?”

   ……众人都有点不耐烦。

   其中,有个自作聪明的家伙嘴角一翘,开口道:“你们还真以为这家伙有什么好事要通知吗?我看呐,这家伙就是嫌刚刚出的风头还不够,特地把我们喊起来,要继续装装逼,炫耀一下他认识的那几个漂亮妹子了!等你们都眼馋起来,他再笑着说那些都是我家的,让你们眼红羡慕,却又拿他没办法!”

   杨天听到这话,不由笑了。

   这大兄弟想象力够丰富啊!

   他笑了笑,道:“嗯,我把你们叫过来,就是为了炫耀。不过,不是炫耀我认识几个美女,而是……炫耀我有作为男人的骨气。”

   这话一出……众人微微一怔。

   不少人回过神来,脸色变发生了一些变化。

   “你这话什么意思?是在说我们没骨气?”一个人冷哼道。

   杨天淡淡一笑,道:“没错,我就是在说你们没骨气。”

   整个寝室里忽然安静了一秒钟。

   不少人倒吸了一口气。

   随后……一片哗然!

   空气中散发出了愤怒的味道。

   “什么?你这小子说什么?说谁没骨气呢?”

   “就是就是,你凭什么说我们没骨气!”

   “这么嚣张,你这家伙是想找打吗?”

   ……众人纷纷开口斥责。

   杨天却是一脸平静,看着众人,道:“你们都有骨气?那,为什么还乖乖地给了张涛保护费?”

   这话一出……整个寝室里又陷入了两三秒的安静。

   不过这下这些男生们并没有马上反驳。

   相反,大多数人都有些哑然,有些无言以对。

   只有少数几个,才在沉默了数秒之后,咬着牙开口道:“那张涛是保卫科主任,又是副院长的亲戚,我们这些实习生怎么可能惹得起?不交保护费?不交保护费我们还怎么在这医院待下去?”

   杨天挑了挑眉,道:“这就是你们乖乖交钱、忍气吞声的理由?现在他让你们给两百,明天他让你们给四百,你们给不给?”

   众人更沉默了些。

   过了数秒,才有一个人小声道:“应该……不会的吧,他们,总不至于太过分的吧?”

   杨天听到这话,不由露出几分戏谑的笑容,道:“你们学过历史吗?弱并不可怕,弱到连骨头都软了,那才是被欺负到死的节奏!看看你们,只能寄希望于对方放过你们,这还敢说自己有骨气?”

   听到这话……不少人头都低下去了,有些羞愧、困窘。

   但也有不少人不服气!

   “你说得轻巧!你反抗一个试试?我们又不是没有人反抗过,最后还不都被害得很惨?实习生拿什么去跟人家副院长的亲戚斗啊!”一人扬起头,反驳道。

   这话一出,也有不少人跟腔。毕竟谁也不愿意被其他人教育。

   “对啊,我们又不是没反抗过,但哪里玩的过副院长啊!”

   “你这家伙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去反抗一个试试?”

   “就是就是,你也就是没吃过亏,才能在这里大放厥词吧?”

   ……

   听到这些话,杨天耸了耸肩,道:“你们怎么知道我没反抗?”

   “呃……”

   不少人都一下子懵了。

   “你……反抗了?”一人问道。

   杨天没有马上说话,而是将手伸进兜里,把刚刚从张涛手上拿来的几千块现金拿了出来,放到面前的桌子上,“不反抗,这些钱,谁能帮你们拿回来的?”

   众人一下子惊了。

   看到桌面上这一小摞、足有三四前的钞票,众人都有些目瞪口呆。

   “这是……”

   “一人两百,你们自己拿吧,”杨天淡然道,“男人,可以没有力气,但不能没有骨气。你们都是实习生,刚离开学校没多久吧,可能有不少人都还没给家里拿过钱。这两百块的确不多,但拿回去给你们父母买点东西,不比让张涛那一伙人拿去喝酒好多了?

   副院长的确不好对付,但你们就不能想别的办法吗?明的可以报警,暗的可以给院长私信,总比忍气吞声什么都不做好吧?”

   “……”

   众人又一次沉默了。

   这一次……沉默得比刚刚任何一次都长,长得多。

   站在这的人都是给保护费的人,也都是没什么身世背景的人,正如杨天所说,他们才刚刚开始实习,大多数连一笔钱都没给过家里……所以,听到杨天说的话,他们也都羞愧到了极点,完无法反驳。

   就连一直都对杨天有意见的孙浩,此刻也完哑然了,面红耳赤……

   “好了,你们把钱拿了走吧,我去洗澡了,”杨天起身,伸了个懒腰,道,“不过记住,下一次,可就没人会帮你们把钱拿回来了。”

© 芒果视频app安装地址 2022.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tarimon-not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