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by admin  2022年10月7日 上午10:39

   PS:今天有事所以提前更新了。

   安格朗德氏族国王,自封的八峰山之王、鲁恩国王最后的血脉,身穿陨铁铠甲,头戴国王王冠头盔的贝勒加-铁锤气喘吁吁地从外面走了进来:“哦!帝国的皇帝陛下,我听说赫姆加特被斯卡文杂碎进攻了,带着我的人赶紧过来支援你们!放心!矮人来了,一切都包在我们身上了!矮人的永远是最好的!”

   卡尔-弗朗茨皇帝脸上带着诚挚的笑容,心里却在腹诽:赶紧过来?真要等到你们这些矮人抵达,什么都完蛋了。

   当然,皇帝表面上自然不会这么说:“感谢你的支援,贝勒加国王。”

   “莱恩,我的朋友,安格朗德氏族的朋友,我听闻你需要帮助,于是立即赶来。”贝勒加又得意洋洋地朝着莱恩说道:“我们安格朗德氏族在你的领地受到你的帮助,矮人都记着呢!现在你的矮人朋友来帮助你啦!”

   说完,八峰山之王(自封)用力地举起双臂,显示自己的力量:“不过你们已经解决了鼠潮啊,能面对鼠人的进攻坚持到现在,让我感到很欣慰,脆弱的种族在这个黑暗的世界待久了,多少还是有些长进的,没白费矮人先祖以来对你们的教导,我很高兴。”

   莱恩心想你这个时候来还帮助个鸡脖?仗都打完了,老鼠都赶走了。

   他有心逗逗这个八峰山之王,于是莱恩咳嗽两声,故意说道:“不知道贝勒加国王这次带来多少兵马?”

   “额,我带来了三十个游侠,还有五十个随身的誓言亲卫。”贝勒加一愣,随即有些底气不足地小声说道。

   “八十人?赫姆加特的鼠潮随便估计一下都在十万以上……”果然,一个瑞克禁卫低声喃喃道:“一个矮人能对付一千个鼠人?那还是不够啊。”

   “他是来这里看戏的?”

   “带着八十个人来给鼠人送粮?”

   气质美少女乌黑长发纯白毛衣碎花长裙私房写真图片

   “好像矮人的肉比较结实?”

   瑞克禁卫们窃窃私语,让八峰山之王脸色发红,他大声地嚷嚷:“你们见过一个矮人组成的盾墙么?我们安格朗德氏族会让你们见识到的,我们人数稀少,可我们绝不会后退一步!”

   莱恩偷偷地忍住笑,他知道自己不能责怪贝勒加来得慢,因为矮人腿短,这些小短腿们行军速度慢,跟卡尔-弗朗茨皇帝全骑兵强行军一天一夜赶到赫姆加特不能比。

   皇帝示意瑞克禁卫搬来小板凳让贝勒加坐下,几个人交流了一下得知,贝勒加离开赫姆加特之后便打算乘船前往博根哈芬(赫姆加特到博根哈芬可以乘船顺流而下直达),听到赫姆加特被鼠人袭击之后拼命往回赶。

   矮人的行军速度快是对于长路途行军而言,因为矮人的体质决定了他们除了睡觉以外不怎么需要休息,如果是长距离行军,矮人的行军速度反而比人类快。

   而在短途行军中,矮人就比不上能骑马的人类了,尤其是卡尔-弗朗茨皇帝的强行军是经过自己领地,一路上换用的马匹和粮食皇帝已经全部命令沿途的贵族们提前准备好,这才能只花了一天一夜就赶到赫姆加特,击败鼠人军队。

   坐下来之后,猎魔人至高大导师恩斯特还在老调重弹,他用力地说道:“我们必须要彻底烧光这座城市,用火焰将整座城市烧个三天三夜,这才能净化混沌留下来的污秽,即使如此,这座城市我也不建议再有人在这里定居了。”

   卡尔-弗朗茨皇帝眉头紧锁。

   皇帝正在盘算着彻底放弃赫姆加特的得与失。

   赫姆加特是帝国重要的边境城市,这座城市不仅承担着和布列塔尼亚的主要陆路贸易线路,同时也能有力地防备来自布列塔尼亚的入侵。

   盟友归盟友,历史上帝国和布列塔尼亚之间的边境摩擦、纠纷甚至战争从来都不少,救世者路德维希退位之后,利奥波德皇帝就在赫姆加特和布列塔尼亚的公爵打过一仗,卡尔-弗朗茨即位之后又在赫姆加特和帕拉翁公爵卡斯凡恩又打了一仗。

   如果放弃了赫姆加特,意味着瑞克领和布列塔尼亚的贸易要受到严重的影响,这对于富裕的瑞克领也是不小的损失,更重要的是,一旦放弃了赫姆加特,布列塔尼亚的骑士们要是再次入侵呢?

   过了赫姆加特,瑞克领就是一片坦途!

   “不,烧掉不能彻底地解决问题。”莱恩连连摇头,他认真地说道:“赫姆加特的毁灭意味着很多,可是这座城市依然可以重建,我们不应该因为这座城市受到鼠人的袭击就彻底毁灭它,如果我们这样做,那是否击败鼠人还有什么意义?”

   在莱恩的印象中,猎魔人至高大导师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在人前了,很多人只听过他的名字,却没见过他人,这些年一直有传闻,说这位至高大导师已经步入最后的几年时光。

   此时出现在莱恩面前的恩斯特大师确实看起来年事已高,苍老得厉害,但是他的身体和精神依然不差,这位猎魔人至高大导师至少还有几十年的寿命。

   “你懂什么?年轻人,你了解混沌真的是什么么?你知道这些斯卡文耗子的瘟疫厉害么?”恩斯特能感觉到皇帝的犹豫,这让他感到异常烦躁,至高大导师强化了语气:“一座城市被污染了,只能彻底毁灭,不可能变回原样了!”

   “二十几年前努尔城区曾经被斯卡文鼠人摧毁了接近一半,现在不也重建好了么?”莱恩针锋相对,他接着说道:“布列塔尼亚南方的卡卡颂公国经常遭到鼠人骚扰,是,鼠人可以摧毁我们的城市,也可以在人群中散播瘟疫,但是这又如何呢?人类可曾在恐怖中屈服?”

   “如果按照你的意见,鼠人打一次我们就毁掉一个城市,鼠人打一次我们就毁掉一个城市,我们有几座城市可以换?”莱恩反问道:“我检查过难民们的身体情况,他们有的身上确实有病,但是没有染上瘟疫的,至于城市,当然是全部烧毁然后重建为好。”

   听着莱恩的分析,皇帝点了点头,可以看得出来,他心里也不赞成恩斯特的建议,无论是经济角度还是战略规划,赫姆加特都非常重要,城市毁了没关系,可以重建,但是要彻底放弃,皇帝心里也不太愿意接受。

   恩斯特心里冒火,这位猎魔人至高大导师朝着莱恩开炮了:“年轻人,你了解混沌么?你知道混沌腐化意味着什么么?你不要以为你对决过混沌大魔,杀死过恐虐的神选冠军,你就好像那些随便从书里面读了一两句名言就迫不及待出来卖弄的弄臣一样,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来了!莱恩闻言心里发笑,显然,恩斯特大师在讲道理上说不过莱恩,于是不擅长辩论的猎魔人至高大导师干脆开始摆架子、甚至人身攻击了。

   很常见,不是么?

   “那你懂得混沌是什么么?恩斯特大师,我敬重你,我了解你的伟大事迹,可我要指出来,我对混沌的了解远胜于你,我曾经亲耳听过恐虐的低语,我也曾经直面混沌大魔,我还直接接触过混沌之书内禁忌的知识。”莱恩的火气也上来了,他朝着猎魔人说道:“年纪大并不意味着你了解得就多。”

   “小子,拿起你的战锤。”恩斯特大师懒得再和莱恩废话了,他双持一把弯刀和一把斧头:“出去,我们打一架,谁赢谁闭嘴!”

   “我是女士的神选冠军,我不会因为这种扯淡的理由和你决斗。”莱恩嗤笑不止:“我还是布列塔尼亚的贵族,赫姆加特怎么处理和我无关,我只是给个意见。”

   “好了,别吵了,恩斯特大师,莱恩,我知道你们都是出于好意,只是意见不同,让我好好想想。”皇帝示意两个人别吵了,他听得头都大了。

   “那个……人类,你们是不是对斯卡文鼠人有什么误解?”

   就在气氛僵硬的,坐在一边的贝勒加开口了,八峰山之王的口气中带着淡淡的鄙视和优越感:“你们两个人从根本上就是错的!你们压根就不知道斯卡文鼠人的作战方式和它们的行动方式,这个猎魔人把鼠人和混沌混淆一通,而莱恩或许知道得多些,却依然犯下了重大错误!”

   恩斯特那充满着杀意的双眼喷出憎恶的火光,瞪着贝勒加一会儿,这才摇摇头,放弃了争辩,矮人的顽固脾气世界闻名,猎魔人可以审判处死人类,却不能对矮人这样做。

   莱恩也挨了骂,不过他的心态倒是好些,伯爵让自己的身体靠在椅子上,深吸了两口气,他发现自己的情绪确实也有些过于激动了,主要是莫名奇妙地遇上了这场无妄之灾,特蕾莎和维罗妮卡都受了伤,苏莉亚虽然没有受伤,久战之后也很是疲惫,帝国之旅本来是两人蜜月的延续,谁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莱恩毕竟是个有感情的人。

   莱恩被贝勒加泼了一盆冷水,这才逐渐冷静下来,他用脑子想了想问题,然后决定态度诚恳地向贝勒加请教:“贝勒加国王陛下,我知道你和斯卡文鼠人战斗的次数多,对鼠人比较了解,请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怎么做,人类应该怎么做呢?”

   “对,贝勒加国王,对于鼠人还是你熟悉。”卡尔-弗朗茨皇帝眼睛一亮,他也作出一副虚心请教的样子:“请赐教。”

   “嗯,你要这么问,那可就问对人了。”贝勒加坦然地接受了莱恩和卡尔皇帝的请教,觉得自己倍有面子,他摸了摸自己的白胡子,满饮一口帝国皇室特供的“柯本之优品”麦芽黑啤酒,这才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首先,猎魔人的意见不对,如果帝国就此放弃赫姆加特,那这才是鼠人想要的,斯卡文鼠人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占据这个城市的废墟,它们将会在这座城市之内殖民并建立地下城市,并将瘟疫和腐化从赫姆加特扩散到瑞克领、蒙特福特公国直到整个灰色山脉。”

   众人都点头,皇帝接着问道:“那么就是莱恩的意见,我们重建这座城市?”

   “莱恩的意见也不对。”贝勒加接着摇头:“城市的重建容易,但是毁掉也容易,想必你们不知道,斯卡文鼠人能够奇袭赫姆加特,就必定在山脉的下方建立了一个前线秘密基地和传送门,传送门会很隐秘而且人很少,这些该死的斯卡文鼠人会乐呵呵地看着人类重建城市,然后再度繁荣起来,等它们觉得可以收割‘人类存粮’的时候,赫姆加特只会再次毁灭,周而复始。”

   莱恩和卡尔-弗朗茨皇帝听了贝勒加的话之后都冒出了一身冷汗。

   大家都没想到这一层!

   无论是帝国还是布列塔尼亚,对斯卡文鼠人的记载和描述都很有限,没人想到到该死的斯卡文鼠人居然如此狡猾!

   “没想到吧?”贝勒加高声说道:“这可是无数矮人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教训!”

   “好吧,是我不了解。”猎魔人至高大导师恩斯特“哼”了一声,看了莱恩一眼,勉强算是承认自己没考虑周全,他只得继续问贝勒加:“那么,矮人,你能带领我们进入山脉下方,去摧毁斯卡文鼠人的前线基地和传送门么?”

   “当然可以。”贝勒加神情严肃地点头:“否则我也不会赶来这里帮你们,尤其是莱恩。”

   “啊?我?”莱恩奇怪地说道。

   “我率领着残兵败将到了微风堡,是你让杜根他们给我们送来了急需的粮食和物资,我到你的领地,你又盛情款待我和我的族人,还让我参加你的婚礼,之后更是支援了我们大量的粮食,这些事,我贝勒加都记在心里。”贝勒加举起了自己的安格朗德之锤:“矮人不是会忘记朋友的种族,请你明白。”

   “……谢谢。”莱恩心里有些感动,是啊,这里的事和贝勒加无关,贝勒加会回援,纯粹是因为莱恩一行人有危险,安格朗德氏族的国王这才拼命赶来。

   “至于帝国……矮人的帮助可不是免费的哦!”贝勒加又朝着皇帝说道:“我要二十袋大麦粉和三十桶上好麦芽酒,不过分吧?”

   “如果一切顺利,我给你五十桶。”皇帝非常大方地说道,五十桶上好麦芽酒的价值不会高于三百个金马克,再加上二十袋大麦粉也就四五百金马克,赫姆加特一年上缴的税收就有上千金马克。

   “很好,我还有一个要求,除了我的人,我需要皇帝你再调一百名最精锐的大剑士,五十名最精锐的步行骑士,还有莱恩跟我一起去,我的要求是,任何人都必须发誓,在地底作战要听从我的指挥!”贝勒加接着提出了第二个条件。

   “没问题,我会让海尔伯格调集人手听你指挥。”卡尔皇帝痛快地答应下来。

   “非常好,休整一下,养足精力,我们明天早上出发!”贝勒加高声说道:“斯卡文鼠人是夜行生物,白天是它们困倦的时候!”

   “斯卡文鼠人的末日到了!”

© 芒果视频app安装地址 2023.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tarimon-not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