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免费下载安装

【 .】,精彩免费!

阮白回过头,呆呆的望着慕少凌的俊脸,对上他担忧自己的眼神,莫名的想落泪。

她想过无数种的可能,但从来没想过,这两年他竟然经历的是这种水深火热的日子。

甚至,想到他可能遭遇到影像中的那些惩罚,她便忍不住撕裂般的疼。

一双白皙如玉琢的手,轻轻揩去她的泪珠:“傻瓜,我没事。”

阮白突然发疯了般,就要脱慕少凌的衣物:“不!我要看看,看看身上是不是有很多伤疤,我想知道这两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昨晚,他们缠绵的时候,阮白一时沉溺在他的柔情蜜意里,并没有过多的注意他的身体状况,现在她倒是后悔没有仔细观察,不知道他究竟吃了多少苦头!

慕少凌紧紧的箍住阮白的腰,拉住她作乱的手,在她额头落下一个轻吻痕,笑着安慰道:“小白,我真的没事,要有什么事,现在就不会好好的站在面前。一切都会过去的,相信我。”

他的话,有一种莫名让人安心的力量,逐渐安慰了阮白。

她知道自己失控了。

阮白趴在他胸膛上,想笑,但率先红了眼眶,小心翼翼的说:“骗人,在那种灭绝人性的地方,肯定受过很多伤……少凌,让我看看好不好?”

慕少凌爱怜的捏了捏她的脸,笑道:“等有时间了,我会给讲我这两年发生的事情,现在先不要流泪了好不好?都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还这么爱哭鼻子,羞不羞?如果被淘淘看到了,小东西肯定要嘲笑了。”

漂亮女生俏皮可爱园游会

这两年,他的身体上多了很多疤,他不想让自己疮痍满身的模样,被她看到,倒不是担心她嫌弃伤疤丑陋,他怕这个爱哭的小女人,看到那些惨不忍睹的伤痕后,会再次掉金豆。

阮白有些不好意思的吸了吸鼻子:“我……我这不是太担心了嘛。”

慕少凌细心的擦去她唇角的秽物。

他为她倒了一杯温水,喂她喝下,看她漱了口:“都已经做妈妈的人了,以后不要动不动就掉泪,坚强点好吗?给咱们的孩子做个出色的榜样。”

阮白漱口后,又接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勉强的将心底强烈的呕吐感,给压下去。

“少凌,这里太脏了,先出去一下吧。”

刚刚她吐了很多秽物,连她自己都觉得难以忍受。

慕少凌却毫不在意,直接将她拦腰抱起:“是我的妻子,我们是生死与共的爱人,都没有嫌弃过我,我怎么会嫌弃?傻。”

男人墨石般温润的眸,锁住阮白的颜,嘴角的笑容弧度,都带着宠溺。

这是一个外表矜冷薄凉,但却对她宠爱无比的男人。

阮白想,大概她这辈子都无法逃脱他的情网了。

慕少凌把阮白送到卧室,将玩游戏的淘淘,从地毯上揪起来陪她。

然后,他便又跟雷,宋北玺商讨灭掉暗河的计划。

雷和宋北玺对灭掉暗河很感兴趣。

只要灭掉暗河,雷几乎可以在东欧独霸,而宋北玺的势力也可以从亚洲逐渐扩延,这样百利无害的事情他们向来热衷。

何况,黑吃黑他们本就最在行。

如今,再加上慕少凌这个对暗河内部组织架构,运营体系等都了如指掌的神助攻,他们很快便制定好了一个具无遗细的灭掉暗河的计划。

……

这几天,慕少凌一直都很忙,忙着和雷他们部署计划,忙着实施复仇大计。

阮白呆在薇薇安的豪宅,有些百无聊赖。

因为上次差点被掳走的惊魂经历,现在这里被保护的滴水不漏,为了她和淘淘的安全,这段日子她被限制了外出,只能乖乖的呆在房间里。

还好,这儿有网络,手机,电脑打发时间。

淘淘也是个开心果,几乎每天都会逗得阮白捧腹,不然,她真的要被闷疯了。

只是,阮白实在没想到,她竟然在莫斯科见到了李妮,让她尤为讶异的是,她是宋北玺带过来的。

李妮过来的时候,她画着淡淡的妆,那张普通的小脸,倒是显得有几分红润。

见到阮白后,她一把抱住了她,眼睛红的不成样子:“我都说了,不要这傻妞独自一人来莫斯科,偏偏不听……听宋北玺说,和淘淘被暗河的人掳走,差点就丢了性命,说这女人怎么心这么大呢?可真是吓坏我了,幸好没什么事,不然,我可真的要伤心欲绝……”

阮白感受着好友的拥抱,握住了她的手,哑着嗓子道:“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吗?妮妮,我不后悔来到这里找少凌,老天也的确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惊喜,我真的找到了他……”

李妮惊喜的差点跳起脚来:“总裁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我就说总裁福大命大,他肯

定不会那么早就离开,果然,老天还是长眼的……虽然吧,总裁平时对我们很严厉,但他真的是一个又帅气又大方的好老板。对了,总裁在哪?他现在不在这里吗?”

虽然宋北玺之前就告诉李妮,慕少凌尚活着的消息,但她却总保持着一种怀疑的态度,直接她到亲耳听到阮白的话,她这才相信,他们的总裁真的回来了。

李妮在偌大的客厅四处瞟了瞟,并没有发现慕少凌的身影。

阮白脸上的笑容,逐渐黯然了一些:“暗河一日不灭,少凌便有一日的危险,他和雷,还有宋北玺出去部署计划。说真的,我真的好怕他会再次遇到危险,可是没办法,为了得到彻底的解脱,他们必须得将暗河那颗毒瘤给切掉。”

“别担心,他们几个都非池中物,相信总裁会把一切都处理好的。现在总裁已经回来了,没有什么比们一家四口团聚,更令人兴奋的事情了,是不是,小白?”李妮微抿唇,这样劝慰阮白。

她突然就有些明白了,宋北玺的早出晚归,究竟为何。

阮白点了点头,突然又想到了李妮的事情,实在忍不住疑惑,问道:“李妮,怎么跟宋北玺一起来莫斯科了?……之前不是跟司曜在一起吗?”

她的话,让李妮明亮的眼神,忽然的就黯淡了起来…

【我是堆堆,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瑶池就可以收听】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