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看那个的软件免费的

很多时候恐惧来源于环境,来源于所见所闻,加之切实经历过某些可怕变故,当环境改变时,人亦会随之发生变化。

公共茅厕位于大街右侧,距离众人所住民宅并不算远,仅仅跑了片刻,张智勇和张齐风就以疑神疑螝双双抵达。

紧张之色溢于言表,不安情绪遍布脸庞。

不错,因早前人数较多之故,置身民宅时还感觉不到什么,可一旦同大部队分开,无论是张智勇还是张齐风,两人又重新变得心惊胆颤起来,事情经过很简单,早在置身客厅时张智勇就一直想去厕所,可奈何自己却完没那个胆量独自离开,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且纠结要不要问问有人愿陪自己一起时,不料张齐风居然和他一样打算去厕所,见状,张智勇顿时大喜,一拍即合,两个人当即结伴赶往厕所。

诚然结伴而行可以互相壮胆,但问题是……

画面转移至大街。

微风吹拂不止,环境雅雀无声。

目前虽为白天,然整座小镇依旧死一般安静,加之连想起四周民宅皆有碎尸,一想到这里,本就提心吊胆的两个人更为紧张,脚步不由加快些许,好在一切正常,期间畅通无阻,直到成功抵达厕所,张智勇才发现一件事,即,视线扫过身旁张齐风时,无意中看到对方眼珠有些泛红。

“咦?我才发现……你,你的眼睛咋有些红啊?”

被对方这么一说,正打算走进厕所的张齐风不由一愣,旋即回头用疑惑口吻反问道:“啥?发红?你说我眼睛发红?”

张智勇点头连连如实回答:“嗯,确实有些泛红,但不太明显,对了,你昨晚是不是一夜没睡?”

如上所言,早在发现张齐风眼珠略红时他就本能认为对方昨晚有可能熬夜了,更何况对方眼睛目前也确实像极了熬夜症状。

明眸皓齿元气少女清纯养眼写真图片

张智勇倒是如实回答本能猜测,不料话音方落,张齐风竟面露惊疑当场否认:“熬夜?怎么可能!昨天我都快累成狗了,更何况昨晚刚进卧室就倒头睡着了,我熬夜做什么?有病?”

“或许是你睡眠不足吧,算了,不提这事了,这一离开大部队我现在心里还真有些害怕,咱俩别墨迹了,赶紧解决赶紧回去。”

由于实在找不出答案,愣了愣,张智勇摆手不谈,旋即双双步入厕所,另值得一提的是,因此处毕竟只是一座山间小镇,所以这座所谓的公厕并非想象中豪华,除清一色砖石土块土块外,内中亦是最为简单的茅坑,果然,刚一进入,一股臭味扑面而来,张智勇忙掏烟点火狂吸驱味,其后两人便一人找了个坑位脱裤下蹲。

许是实在受不了周遭味道,不消片刻,张智勇率先解决完个人问题,一边快步走离厕所一边回头朝张齐风催促道:“你赶紧的,我在外面等你,我日,这地方味道真冲!”

待张智勇离开后,厕所就只剩张齐风一人,说实话,相比如张智勇,麻脸男倒不太在意味道如何,话虽如此,可独自一人置身厕所仍导致他心中发虚,眼见对方离开,慌乱间男人亦不由加快些许速度。

然而……

两分钟后,随着丢掉草纸,就在张齐风边提裤子边低头系腰带的那一刻,目光边缘,他,无意中看到一双脚!

茅坑正前方出现一双脚,一双赤裸人脚。

或干脆可以理解为……

对面多出个人,有个人莫名其妙出现于厕所。

张齐风愣住了,在发现人脚的刹那间愣于原地,凝固当场。

接下来……

他,开始颤抖,身体抖动的同时额头亦遍布冷汗,此刻他仍保持提裤动作,就这样静止不动颤栗狂抖,然后,在某种思绪促使下,男人动了,微微动了,缓缓抬头,双目视野慢慢往上移动,随着视野上扬,对面双脚主人亦随之一点点看清,一步步显型,直至完整映入视野……

最后,一个女人,一名身着粉色裙装的女人映入眼帘,展现在张齐风面前。

当男人完整看到几米外那粉裙女人时,粉裙女人没有动作,仍如最初般一动不动,女人那满是灰白的瞳孔就这样同张齐风互相对视着。

时间,一秒秒流逝,冷汗一滴滴滑落。

不知何时,又过了大概十几秒,视野中,女人动了,稍稍有所动作。

缓缓抬起右臂,朝着张齐风做了个下劈手势……

待女人做完这手势后,嘴角上扬微微一笑,下一秒,女人不见了。

就这样在张齐风视野中凭空消失,眨眼不见,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从未出现过那般。

………

数分钟后,张齐风走出厕所。

果然,见对方出来,门外早就等的有些不耐烦的张智勇自是不加迟疑,一边埋怨对方墨迹一边招呼赶紧回去,张齐风则沉默不语,未曾说话,仅仅只是点了点头。

对方反应被张智勇看在眼里,略微一怔,好奇观察,才发现出来后的张齐风脸色比之前苍白许多,额头也隐隐残存汗液痕迹。

嗯?

见状,心下不解之余,张智勇本能询问道:“咦?我说齐风你脸色咋这么难看?还有你咋在厕所待那么久?”

“喂!齐风?齐风?”

原地发愣,默然发呆,没有理会询问,没有去看对方,直到张智勇伸手推了他一下,男人才如梦初醒般恍然回神,忙摇头回答道:“啊,没……没什么,刚刚蹲坑时肚子突然有些疼,所以才在里面多待了一会,可能是之前吃的土豆没煮熟吧。”

“吃坏肚子了?那我和其他人咋没事?别人吃的应该不比你少啊?”

“那我怎么知道?应该是我消化系统不如你吧,好了,不说这个了,这地方真是静的可怕,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男人选择了保密。

是的,不知出于何种缘由,张齐风没有把厕所遭遇粉裙女人一事告知同伴,而是找了个借口加以掩饰。

为何保密不谈?为何不予告知?

其实对于张齐风个人而言理由不难理解,通过厕所遭遇令他联想到了早前马志龙,印象中,貌似马志龙死前就曾经对众人说看到过粉裙女人,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如今他竟也看到了!

看到粉裙女人意味着什么?

首先证明马志龙所言为真,再则自打看到粉裙女人起他个人就始终琢磨着,琢磨着某种担忧,然也恰恰是这股担忧促使他决定暂时保密,暂时选择隐瞒。

画面重现实。

厕所前,虽说张齐风自打走出厕所反应就有些奇怪,但对方所言倒也没错,街道太过安静诡异,令人不敢久留,不出所料,随着张齐风提出回返建议,早就急于离开的张智勇自是放弃追问转身就走,二人双双离开,径直朝所住民宅走去。

头像

About the author